欢迎来到壹其美杭州正装西服定制厂家官方网站

服装百科 服装知识服装生产市场行情服装搭配企业文化
位置:首页 > 服装小百科 > 服装知识 > 西服王子培罗蒙

西服王子培罗蒙

时间:2018-07-10更新:壹其美

许达昌在上海创业,已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。此时距国门洞开“西风东渐”已近百年,日本明治维新亦已近半个世纪,戊戌政变已过廿年,辛亥革命已经胜利,中国正处于社会大转型热潮中。“西服东渐”是转型浪潮中个十分显著的标志,尤其是中华民国成立以后,西式服装很快成了时髦服装,向西方学习已成必然趋势。


在这样一种“趋用西式”的服饰文化大气候中,国内本帮裁缝转身成了西帮裁缝”,在国外学习西式服装已经成功的裁缝师傅们,也一批批从日本、俄国、欧洲回来,回到上海、哈尔滨等前沿发达的城市,纷纷开创西服定制店


西服的普及,给红帮裁缝们带来了巨大的商机,也为红帮服装事业展、开拓带来了机遇。然而,西服店的大量涌现,也是对广大红帮裁缝们发的一种考验和挑战。譬如上海南京路,它作为上海商业中心区域,全市最繁华的地方,红帮服装店密集。


在这样一种商业环境中,要做到出类拔萃,并非一件易事。但是,许达昌—“培罗蒙”的创始人,他凭着先进的经费理念、独特的经营风格和成熟精明的经营方略,使“培罗蒙”脱颖而出独占头,被誉为“西服王子”。


一是注重经营环境的营造。


“培罗蒙“这一招牌名字与其他服装店相比胜人一筹。在当时流行的服装店名中,主要有两种情况。一种为反映国人普遍心理的,含有吉祥如意、繁荣昌盛之意,如以“昌“字做文章,以求生意兴隆,财源茂盛的,有“鸿昌”、“美昌”、“锦昌”、“发昌”、“瑞昌”等等不胜枚举。


一种因红帮裁缝的服务对象多为洋人和上层社会人物,因此,不乏英文译名的店号,如“汤姆森”、“司麦脱”、“凡尔登”、“曼丽”等等。“培罗蒙”之名是许达昌借用当时其弟弟工作的天津一家影片公司“培罗蒙”之名,它既蕴含西洋色彩,吻合风气渐开改弦易辙的时势,又符合国人的心理,在店名中蕴含美好的意义。


后人对此名又有一种解释:“培“是指培育高超的西装定制的技艺;“罗”是借以罗纱指服装;“蒙“是承蒙顾客惠顾,为顾客服务。意思是,培育高超的订做西服的技艺,竭诚为顾客服务。不管这种解释是否牵强,“培罗蒙”始终以熟练的技艺、上乘的质量、热诚的服务为宗旨,并在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,这是事实。


“经商靠人气,生意靠地气“,许达昌深谙这一道理,从“许达昌西服店到“培罗蒙”,他几经搬迁,从四川路,最后到南京路。一迁再迁,目的只有一个,他需要占据人气旺盛的黄金地块。南京西路284-286号靠近大光明电影院,进大光明电影院看戏的多数是有“身份”有地位之人,所以许达昌不惜血本租了这一双开间1-3楼,1楼为商店,2楼为工场,3楼为住宅。


他请当时上海最有名、装修风格潮的时代装修公司,装演门面和营业场所。装修后的“培罗蒙”气派不凡,两面全是落地大玻璃窗,自动玻璃门,铮亮光滑的打蜡地板,店堂内的橱窗陈列和店员活动情况,过往行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因此,每天在流动量,即华灯初上和电影散场后,“培罗蒙“店内灯火辉煌,店员个个身着笔挺西装,系领带,挂皮尺,微笑迎客,站立服务。


而许达昌身穿一件白色大农,在敞亮的灯光下,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裁剪当时款的西装。许达昌的这一举措确实不凡,它就如一幅最别出心裁的品牌广告,给过往“培罗蒙”的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从此“培罗蒙“的订制西装品牌名声越来越响亮。


为确保定制西服的高质量,许达昌时时把握两个关键:面料和工艺。


面料与西服的档次和价位有着直接的联系,“培罗蒙”使用的都是从英国进口的套头面料,包括必需的辅料和衬料。进口的西服面料一般为高支数150支,柔软滑实,做成西装光滑挺括,穿在身上潇酒庄重。为了解决材料积压过时或材料供应不上等问题,“培罗蒙”采取按季进货的办法,主要依托英国在上海的代理洋行,有时也向“老合兴”、“益兴”和美发洋行进货。


对于工艺,许达昌一再强调,订制西服不求迅速,重在工艺质量。“培罗蒙”缝制一件西服,往往要7个人工,行内称为”七工师傅”。制作的服装无一不平、直、挺,当然价格也不菲,的英国呢西装,一两黄金也只能做二三套。量体裁衣、量身定制是红帮裁缝店的特色。


但“培罗蒙”在这方面又有其独特之处:一般店家在为顾客量体后,先根据尺寸剪出纸样,然后照纸样裁剪。但是“培罗蒙“的工序却要复杂得多,它先根据度量的人体尺寸裁剪缝制出一个毛壳,以这一毛壳为“样子”让顾客反复试穿,反复修改,直客满意;然后再按照“样子”剪出纸样,再根据纸样裁剪,缝制。


因此,“培罗蒙“加工的西服,不管体型如何,都能做到穿着合身、舒服。许达昌的大徒弟戴祖贻曾经这样描述他师傅高超的服装制作技艺:先生裁剪方法特别,和普通的不同,在他那里,不同顾客有不属的纸样。他做一套双条纹的西服,各部位的线条都是对直的,一般裁缝达不到这样的水平,但他能做到。


在“培罗蒙”,如许达昌般拥有高超的工艺技术的服装师傅不止他一个,这也是“培罗蒙”成功的法宝之一。许达昌深知商店要生存要发展,必须有几个技术过硬的当家师傅。因此,自“培罗蒙”诞生起,他就在物色或培养服装裁制高手,或者在同业中选择人才。许达昌曾用高薪聘请手艺高超的陈阿根师傅,从哈尔滨引进了有“四大名旦”之称的西服技师,培养了培罗蒙先生”戴祖贻和裁神蒋家埜等高徒。


正因为许达昌深知用人之道,使“培罗蒙“精英荟萃,人才济济。当时的“培罗蒙”,不仅拥有号称上海西服业“四大名且”的王阿福、沈锡海、鲍昌海、庄志龙等工艺技师,还拥有方阿土、吴德才、陈阿根、阿阳等上等技师四小且”,这些人个个身怀一技之长,能够独当一面,对各种礼服、大衣、马裤的制作都不在话下。譬如一般西服店难以制作的马裤,在“培罗蒙”却是大优势,戴祖贻在许达昌指导下,成了裁制马裤的高手,在当时的上海服装界颇负盛名。


“培罗蒙”的成功还在于准确定位客户。许达昌自创立“培罗蒙”开始,就髙瞻远瞩,高起点,高要求,敢于承担高风险,高压力,将消费群体锁定在上流社会,包括驻华洋人,军改要员、商贾巨子、社会名流、艺坛明星等,他想借这些有钱有地位有影响的服务对象提高商号的知名度。


这是一群要求苛刻的消费群体,所以,许达昌要在经营环境、材料、工艺、人才等方面比其他普通商家付出更多努力,投入更多财力。正因为一切以“高”为准则所以,“培罗蒙”的影响越来越大,店员的技术水准也越来越高,高层次的消费群体圈子越来越大。


2008年戴祖贻在上海曾经自豪地告诉记者:“当年上海滩做西装的,培罗蒙’、亨生’、启发’、德昌,南京路上还有六大裁缝店,叫‘王兴昌’、‘荣昌祥’、裕昌祥’、‘王顺泰’、王荣康’、“汇利”。如今,就剩“培罗蒙’一家了……”这正是许达昌高瞻远瞩的成果培罗蒙”就是这样,以独到的眼光确定自己的消费群体。


到“培罗蒙订制西服的客人中有许多国民党的要人,如何应钦、宋子文、阎锡山、桂永清、张治中、蒋廷黻、张群等等。后来因为时任外交部长张群的关系,外交部大使、公使和出国人员的一切行装,都由“培罗蒙”承包;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、李少春,“电影皇后”胡蝶的丈夫潘有声、“中华日报”经理林柏生等都是上海“培罗蒙”的常客。给这些高层人物做衣服,无形之中增加了许多压力,但许达昌却将压力化为动力,敦促员工不断地学习先进工艺技术,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和能力,以客户满意为标准,树立“培罗蒙”的形象,创出“培罗蒙”的牌子。


由于许达昌精明的经营,“培罗蒙”以制作英式绅士西服、摩根礼服、燕尾服、夜礼服、骑士猎装、马裤等西式男装为特色,在众多中外同行中脱颖而出,成为西服定制的“头牌名且”,被人们称为沪上“西服王子”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48165 Second.